欢迎来到书包网5200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https://www.shubao5200.info

书包网5200 > 都市小说 > 追求永生路迢迢 > 第1574章 大佬强势入乱局摆平(1/2)

第1574章 大佬强势入乱局摆平(1/2)

    虽然探险队是一个国际性力量,不直接隶属于任何国家,但凭借和武犟鋆、钟常伟、江一点等人良好的关系,百里良骝自问伤了骆俑荇,算不上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蒙民颂却不这么认为,其实他是不知道百里良骝的背景和来路,只是把他当作普通人看待,依旧苦心劝道:“小兄弟,如果这件事闹起来,你这辈子就完蛋了。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包厢门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,几名官员模样的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蒙民颂的秘书面露为难之色,道:“蒙县令,我拦不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蒙民颂看了眼进来的几个人,是其他几位县官,以及各个部门的头头。

    “骆县丞!”

    这几人看到躺在地上的骆俑荇,都是面露震惊之色,连忙上前扶着骆俑荇,一阵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好了,我被这小子打伤,蒙民颂竟然想要包庇他,你们都要给我作证。”骆俑荇强忍住剧痛,狠狠地瞪着蒙民颂。

    骆俑荇的几个追随者见此,都是有些激动起来,如此局面,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恰恰是最有利的。

    照骆俑荇现在的情况,这县丞肯定是当不下去,而若是能借机把蒙民颂扳倒的话,就空出了两个位置,到时候整个永城县必将大调整,届时在场的这些人都有机会可以竞争更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蒙县令,此人如此残暴,把骆县丞打成这般模样,你竟然包庇他,简直是目无王法。”

    “蒙县令,你这是违法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立即向苏门答腊全岛最高领导汇报,让他们了解这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几个家伙各怀心思,先是给蒙民颂扣了个帽子,然后是想把事情扩散闹大。

    “给野市长打电话,他知道我伤成这样,一定不会放过蒙民颂和这个混蛋的。”

    骆俑荇大吼道,这时候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他只想着复仇。

    得到他这句话,几个官员都是心头一喜,他们有野市长的电话,可是不敢打过去,骆俑荇是野市长那条线上的人,现在有了骆俑荇这句话,他们就可以放心地打过去汇报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野市长,我是永城县县尉郝踪行,有件事向你汇报。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郝踪行把这边的事情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一遍,反正骆俑荇已经废了,他也就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蒙民颂身上推,把蒙民颂说得是胆大包天、恶贯满盈。

    见这几人如此行径,蒙民颂脸上露出愠怒之色,咬牙切齿道:“这帮趋炎附势,蝇营狗苟的家伙!”

    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,看向蒙民颂,低声道:“他们口中的市长,是野全球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蒙民颂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骆俑荇是野全球的人,他仗着有市长撑腰,在永城县横行无忌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这么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良骝又问道:“听说你和野全球有过节?”

    蒙民颂也不隐瞒,叹道:“野全球的执政理念是以发展市中心为要领,放弃永城县,不改善其贫困的状态,这点是我无法接受的。以前在一次会议上,我对他提出了反对意见,之后永城县就更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野全球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百里良骝冷哼一声,在蒙民颂不解的目光中,他拨通了电话,先是打给百里幽玲问了野苍峰的电话号码,然后打给了野苍峰。

    他也没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野老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如果野全球这件事不处理好的话,我保证他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待不过十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百里良骝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蒙民颂一脸疑惑地看着他,问道:“你打给谁的,怎么称呼对方野老?”

    百里良骝淡定道:“他们打给野全球,我打给野全球的老爹。”

    什么,你刚才是和野苍峰说话?

    蒙民颂面露震惊之色,野苍峰在苏门答腊的地位可不一般,但是百里良骝刚才打电话的语气,却哪里有半分尊敬,反而像是在威胁对方。

    他看着百里良骝,越发觉得看不透这个青年。

    这边蒙民颂和百里良骝说着话,那几个官员也已经打完了电话,那叫郝踪行的县尉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,指着蒙民颂道:“蒙县令,实在不好意思,在请示了野市长之后,他说现在暂时由我领导永城县的工作。至于你,可能要委屈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蒙民颂听到郝踪行阴阳怪气的话,他皱了下眉头,面色一沉:“郝县尉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要我委屈一下?”

    郝踪行皮笑肉不笑道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可能蒙县令你会被抓起来,至于法院会怎么判你,这我就不知道了。不过你可别怪我,这都是野市长的吩咐,我只是听令行事。还有你旁边这个小子,他可能就比较惨了,或许这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蒙民颂,你们两个都完蛋了,野市长果然没有忘记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郝踪行的话,骆俑荇激动不已,脸上充满了狰狞,看起来哪里有半分上位者的气势,根本就是个心理扭曲的边态。

    “蒙县令,你放心,如果你被关进监狱,我们会帮你照顾老婆孩子的。”又是一名官员开口,他说得冠冕堂皇,可是眼神中带着的一丝邪念,却让人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老蒙,听说你女孩长得很漂亮,她的婚事,我会帮她安排,一定给她找个好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蒙民颂,你一心想要发展永城县,可是这贫困落后的地方,谁都想跳出去,留在这里有什么用,你还带着我们去石门洞村视察,真是冥顽不灵。”

    见蒙民颂要落难,这些曾经还巴结他的人,全都翻了脸,而且称呼从蒙县令变成老孟,最后是直呼其名。就连某个局的小科长,也阴阳怪气地嘲讽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这句话,蒙民颂此刻是真的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旁边一脸镇定的百里良骝,面色一凛,看向众人道:“今天的事情,我是扛定了。你们对付我可以,但希望你们能有些良心,以后能够把永城县发展起来,要知道你们当中,有人可是土生土长的永城县人,难道就没有一点为家乡人谋福利的心思吗?”

    骆俑荇靠在沙发上,身子不能动,但他的声音特别狰狞,嘶吼道:“蒙民颂,你真是个蠢货,这永城县就是个破地方,傻子才想发展这里。野市长的策略是正确的,发展苏门答腊辖区,才不会被永城县拖累。也只有你,会想着帮石门洞村那些傻农民脱贫,关你屁事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蒙民颂心里十分难受,不禁叹息了一声,他之所以没能改变永城县,也的确是独木难支,得不到各方的配合。

    见此,百里良骝拍了拍蒙民颂的肩膀,安抚道:“蒙县令,放心,这帮人渣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群巡捕呼啦啦地冲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郝踪行吩咐道:“蒙县令包庇罪犯、徇私舞弊、违反法规法纪,把他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巡捕们都是懵了,蒙县令是永城县的一把手,你让我们抓他,我们哪儿敢呀。

    见巡捕没动,郝踪行没好气道:“愣着干嘛,还不快动手,这是野市长的安排,在场这么多人,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巡捕们互相看了眼,见县里的领导都在点头,他们这才朝蒙民颂走了上去:“蒙县令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蒙民颂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见蒙民颂就要被抓起来,骆俑荇兴奋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郝踪行的电话响了,他一看是野全球打来的,目光一亮,连忙对包厢里所有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大家都停下了动作,看向了郝踪行。

    郝踪行接通电话,一脸谄媚道:“您好,野市长。”

    刚问了好,也不知对面说了什么,郝建东的面色瞬间就变了,眼睛瞪得老大,脸上满是惊骇之色,吞了口唾沫,说话都有些颤抖:“是,好的,野市长,一切按你的吩咐做,啊!扶贫改造资金也要拨下来,石门洞村作为重点示范村……好的,好,嗯。再见,野市长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郝踪行的身上,只见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一脸敬畏地看向蒙民颂,打了个激灵,恭敬地:“蒙……蒙县令,对不起,刚才的事情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误会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听这话,所有人都蒙了,明明要把蒙民颂抓起来,怎么又成了误会。

    骆俑荇皱了下眉头,吼道:“郝踪行,你说什么废话,立即把蒙民颂这个王八蛋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郝踪行瞥了眼骆俑荇,面色一沉,对几名巡捕说道:“野市长吩咐,把骆俑荇控制起来,听候发落。”

    抓骆俑荇?

    众人都懵了,这才一个电话的功夫,怎么风向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骆俑荇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喊道:“郝踪行,你给野市长打电话,我要亲自和他通话。”

    郝踪行摇了摇头:“野市长说了,他不想再和你联系,你的事情,一切由蒙县令处置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郝踪行闭上了嘴巴,目光看向蒙民颂,既然蒙民颂没事了,这里的事情自然应该由他这个永城县的一把手说了算,轮不到郝踪行了。

    蒙民颂此刻心头也震惊不已,他瞥了眼百里良骝,心里知道,局面会发生这样的转变,全都是因为旁边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调整了下心情,蒙民颂对在场的事情迅速做出了指示,受伤的人一律送往医院,骆俑荇的事情,稍后再处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骆俑荇被人抬着离开,他目光望着天花板,口中不断的呢喃着,怎么也不敢相信,自己只是要收拾一个不识相的小年轻而已,最后居然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受伤的人都被带走后,屋子里的官员全都一脸敬畏地看着蒙民颂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背后直流冷汗。

    蒙民颂没事,他们可就有事了,想到刚才对蒙民颂冷嘲热讽,他们就是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郝踪行刚才跳得最欢,他战战兢兢地对蒙民颂说道:“蒙县令,野市长还说,您申请的资金很快就会拨付下来,到时候以石门洞村作为重点示范村,辐射整个永城县,进行全面规划脱贫改造。”

    蒙民颂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,心头更是震惊,但却没有表现出来,对屋子里的人说道:“行,我知道了,你们都回各自的岗位,下午到第二会议室开会。”

    开会!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大家都知道,永城县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几名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更上一层楼的官员,垂头丧气地离开,一个个心里都充满了疑惑,骆俑荇的靠山野市长,怎么就突然改变风向帮蒙民颂了呢?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唯一和野市长通过电话的郝踪行,目光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听野市长的口气,他好像也是被别人压了一头,不得不站在蒙县令这边。”

    郝踪行一脸无奈,此刻他心如死灰,刚才他跳得最欢,肯定死得最惨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他这话,都是心头一跳,皆是认为蒙民颂背后有人,而且地位比野市长还高,能够稳稳压叶市长一头。

    “蒙县令不声不响,原来他背后有大靠山,只是没有张扬而已。看来以后可不能得罪他,要好好配合他进行永城县的脱贫改造才行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在猜测着蒙民颂的背景,此刻蒙民颂则是在猜测着百里良骝的身份,这个青年的能耐实在太大,一个电话打给野苍峰,野全球立即就做出了安排,不仅搞定了骆俑荇,还拨款进行脱贫改造,这一切来得太快,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蒙民颂知道,经过今天的事情,永城县以后肯定没人敢招惹他,他的改造计划将得到全面的贯彻实施。

    对此,他感到非常欣慰,似乎看到了永城县脱贫致富的美好前景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百里良骝。”

    蒙民颂看向百里良骝,脸上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对于蒙民颂这个想干实事的县令,百里良骝还是非常敬佩的,他并不想让蒙民颂觉得欠了自己的人情,笑了笑道:“蒙县令客气了,我只是解决自己的麻烦而已。”

    简单聊了几句,百里良骝也不打算在永城县多逗留,于是向蒙民颂告辞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的变故,蒙民颂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他也就没有挽留百里良骝,立即安排车,让人把百里良骝送回了教育院。

    百里良骝没有回鸳鸯楼,而是让司机开车去了笑剑武馆,把有关仁飞天的事情告诉仁笑剑之后,仁笑剑知道仁飞天回了安全地方,他这才安心下来,连忙把这件事汇报给了家族内部。

    至于在背后挑拨的人,就不是仁家有能力插手的了。

    仁飞天的事情告一段落,百里良骝回到了鸳鸯楼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门口,他就听到屋内传来银铃般的笑声,几个女孩显然是聊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声音,百里良骝心情愉悦,迈步走进了鸳鸯楼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聚在客厅里,听到脚步声,目光都朝着百里良骝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百里良骝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顿时,一声惊呼响起,一名身穿绿色长裙、体型完美的女人,腾地站了起来,满脸惊骇地看向百里良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正是杨轻风。

    杨轻风在网络上寻找了房源,觉得这个鸳鸯楼最合适,合租的人有巡捕有护士,加上她打电话后,和氾梨花也聊得来,于是就在这里租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到了鸳鸯楼,她发现这里竟然住着三个不逊色于她的美女,令她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穿旗袍的优雅氾梨花,穿巡捕服的凶悍百里幽玲,穿护士服的温柔蕴千姿。

    这俨然就是一群制服秀,如果哪个男人能住在这鸳鸯楼里,那简直是太幸福了,就算不能碰,每天看到这些美女就开心。

    原本杨轻风以为这个鸳鸯楼只有女人,但聊了之后,氾梨花告诉她房东另有其人,是个男人,也是她们的合租人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杨轻风不禁有些担忧,毕竟有男人住在鸳鸯楼的话,的确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三个女人都是对房东极力夸奖,氾梨花说他懂事勤快,百里幽玲说他英勇伟岸,蕴千姿说他温柔善良,听到这些话,加上房东还只是个学生,不是怪蜀黍,杨轻风这才和氾梨花签下了合同,入住了四合院。

    三位美女对房东赞誉有加,这也让杨轻风对房东产生了好奇,她很想知道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,能得到三位美女的众口称赞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很矜持,并没有多问,只是打听了房东的名字。

    当得知房东叫百里良骝,杨轻风不禁乐了,没想到房东竟然和那小子重名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当她看到百里良骝出现在面前时,她先是有些惊讶,但很快反应过来,原来房东,真的就是百里良骝。

    百里良骝看向一脸震惊的杨轻风,笑道:“怎么,扬老师,不待见我呀?”

    杨轻风留在苏门答腊的原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